大同新闻网

一日光阴河东窑
2018-12-06
作者:刘红霞   来自: 大同新闻网

  人们总用“一寸光阴一寸金”来形容时间的宝贵,可若要用一天的时间来消磨在眼前这个地方,我还是愿意的。它叫河东窑。
  从名字上看,它应该在河的东面,事实也如此。稍有些历史和文学常识的人对“河东”二字不陌生,在特定的语境中,河东指三晋西南黄河以东地区,那是华夏文明溯源的重要组成。历史上河东文化灿烂、名人辈出,留下许多典故精华供后人品味。这里文章中河东,是指御河东,离咱们不远,在新荣区堡子湾乡。
  出城,顺208国道,车行约30公里,先到堡子湾乡堡子湾村,从村北向东绕行不远,过铁路,就到了。
  如果没有那弯轻柔的河水,如果没有那片稠密的树林,如果没有向天傲兀的烽燧,河东窑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晋北小村,但因为那水、那林、那长城烽烟,河东窑就成为有景有故事的所在。
  水,从北面来,在那里它的名字是饮马河,但来到河东窑,地图标注成“御河”。一字之差,水的性情就变了。一个飘散着若有若无的苍凉,一个聚拢着扑朔迷离的体面。御,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某些古时的皇家色彩,以之称河,这水似乎就与南面那座名城的历史产生关联。
  河东窑东面的御河,水面宽展舒缓,最宽处有三十米,最窄处也近十为,凭人力跳跃而过,是不可能的,虽然水很浅。水质清澈纯净,让人忍不住心生掬起一捧的念头。水势虽柔,却也有潺潺之声,尤其在进村的桥柱下,偶尔还会激起几朵素浪,盘出两个浅涡,水中的草啊叶啊随浪飞舞,调皮地宣布自己的活力。
  水的两边是沙质河床,那是为丰水期预备的,雨多时,这些地方会被占用,随着生态环境的变好,丰水表现的机会越来越多,所以沙质河床上,波行的痕迹结实而明显,从远处看,颇有些诗词中瀚海的感觉。
  中国文人画中,水与林与山是标准的配搭。河东窑的水的西面有林,齐整错落地随河而行,用绿色为水搭起背景。村里人说,树是前些年为防风沙和保护水源种下的,所以很规整。规整的树,似乎少了些画境,却并不影响人们体会自然之乐。林与河之间,偶见车三四,帐篷一二,间或有踏波嬉戏的声音,看来已有人发现并享受河东窑的美妙,但仅此吗?
  回答显然否定,村东高高的长城烽火台给出的解读是另一番气象。高大的墙体和墩台,流露出它的不凡。查史书才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新荣明长城头道边。
  有“头道”之称,表明夯建时,这段长城地处防御最前沿,位置重要责任大,故而建设起来格外用心,时至今日,密实的夯土支撑的墩台与墙体仍较其他地段的长城完整,成为书画人与摄影人的钟爱。站在村东的山坡上远望,长城从阳高的镇边堡蜿蜒南来,护佑着弯弯的流水,一刚一柔,对比强烈却自然而然的相融相合,平静地进入镜头入画框,连并那些尘封在历史褶皱中的故事。
  故事需要品味,深藏在历史中的故事更有嚼头。品味河东窑的故事,最好是置身林间,面对蓝天、长城、柔波,任神思随性飞舞。舞出鲜卑骄子弯弓狂飚的洒脱,舞出蒙古铁骑的嘶鸣,舞出晋商马队的踯躅,舞出京绥线上蒸汽机车撼动天地的啸吼,舞得心潮涌动,心旌荡漾。
  不知不觉太阳向西,欲起身离去,村里乡亲挽留,再尝尝炖羊肉,饮一杯高梁酒吧,村里开了农家乐,还能骑马骑驴到地里溜达。听着很有诱惑力,于是,就把这一日光阴都留在河东窑了。

-----------------------------------------------------------------------

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2008-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