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新闻网

大同镇长城线七十二城堡考察日志
2018-10-09
作者:李日宏   来自: 大同新闻网

  2013年秋天,左云县三晋文化研究会暨边塞文化研究会,受省长城学会的委托,编写一本明朝《大同镇七十二城堡变迁史》。
  刘志尧、魏文和我领受任务后,开始着手搜集资料,走访当地的历史学者和一些年龄较大的老者,并从网上查阅有关方面的记载,但仍显力不从心。要想写出这本书,不去逐城逐堡地考察调研,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三人犹豫了很久,四处问讯租车,算下来每天没有六七百的费用是难以走下去的。刘志尧放下自己手头上的许多工作,决定亲自出马,开上自已的车,带我和魏文进行七十二城堡暨沿线长城的实地考察。
  终于成行,但路途的艰难和挫折,我们每一个人始料未及。找不到正确的路线,找不到相对应的堡子,许多堡子改叫了名字,还有的地图上标注了别的村名。为了找到相对应的堡子,只好反复询问当地老百姓。进了相对偏远的堡子,又时时遭到恶狗的追咬。有时一整天吃不上一顿饭,最多在村中的便民连锁店每人泡一袋方便面。有时临晚找不到住宿处,只好在村子里找一家农户,随便将就一个晚上。适逢数九寒冬,时时感冒咳嗽,冻得鼻青脸肿;在作记录时,不得不戴上手套……但是,苦心人天不负,百二秦关终属楚,我们最终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平均以2个城堡的速度,把七十二城堡彻底考察了一遍。虽然时间仓促,行走匆匆,考察不够详细,如果时间和条件允许,每堡呆上一至两天的时间,会更加充实和完善,但我们终归亲自走了一趟,亲眼看了一遍,亲身体会了一次,也不枉所受到的这许多艰难和险阻,并在行走的过程中学到了许多书本中学不到的东西,既增长了阅历,又增强了体魄。这种在常人眼里只有傻瓜才去干的事情,在我们三个傻瓜的脚下完成了。
  孔子曰,我思故我在。篇幅所限,日志在此只取一篇。

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大风

  从平远堡返回新平堡路旁找到的这家小旅馆内,三个人当了一夜“团长”,早晨6点钟就起了床,依然满天繁星,又返到昨晚吃饭的小饭店内,在店主刚生起的小火炉旁足足等了一个多
  小时,才终于吃了一碗面,开车向新平堡西的马市口村而来。此时的新平堡沐浴在一片金色的阳光里,位于玉皇阁前后左右的小商铺,已经把一切日杂用品摆到了门口,呈现出一派繁荣的集镇景象。穿越玉皇阁,向西边的街道走时,一个下水道大概准备维修,上面的井盖扔在一边。因为车窗玻璃凝结了一层霜,视线模糊不清,多亏前边有个人摆手让停车,不然后果堪忧。
  先看了一番马市口,西边的马市村已属内蒙古管辖,几乎已和新平堡连为一体。三个人攀上跃下地四处转悠,在北堡墙下,遇到一个穿着打扮比较讲究的人,上前一攀谈,原来是新平堡的现任村长。在南堡墙下,又遇到一位上年纪的老者,长相也很精干,一攀谈,曾担任过新平堡党支部书记......
  原路返回,从盘山公路下来,轻车熟路地返到瓦窑口堡,路边牌子上却写着瓦夭口堡,当属误写。过河进入堡内,里外都是住户,堡墙基本全都残毁,没有了多少价值,遇到一个非常热心的老汉,一问岁数,才52岁,名叫张来生,主动领我们到知情的薛和中家,问讯了一番堡子的历史和传说。薛和中曾在逯家湾镇当过干部,表达能力很强,对许多历史都能讲出个头绪。
  下一站正准备去永嘉堡,张来生说,山上有个桦门堡,你们肯定没去。我们惊讶地问,就我们刚才从新平堡下来的山上?老张说,是呀,地势很偏僻,也没有人家居住,一般人根本找不见!我们感叹,难怪在地图上找不到桦门堡,原来养在深闺人未识呀!不是今天遇到老张,又不知得问多少人,走多少冤枉路呀!我们又征求老张,你能不能给领路,带我们上去?老张说,走就走吧,反正我也没啥事。你们算是找对了人,没有人领你们去,你们根本找不到路。
  当即,我们把老张请上车,让他坐在前面指路,又重返盘山道,在半坡上向西有一条很不起眼的豁口,中间有条沙石路,仅容一车通过。河道中有流水,已结了冰,冰面并不结实,为防压塌冰河,我们三人一齐下车,由刘志尧开车冲过了冰面。沿着沟中这条弯曲的沙石路,越前进,越是上坡,一边是崖壁,一边是河沟,正准备弃车徙步上去,问老张还有多远,老张说到了山脚下还得走个一二里。刘志尧一咬牙说,尽量开车往前走吧,看来还有一段路。再向上走,路上满是尖利的石头,我们突然觉得车子颠簸摇摆着,左前轮倾斜,连说情况不妙,可能是轮胎破了。下车一看,果然是轮胎瘪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沟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全都下了车,已经能望见矗立在山顶上的桦门堡了。刘志尧将车挪到前边的一处荒地中,将车头掉了过来。我们问咋办呀?刘志尧说,咱们先上山看堡吧。山顶上的堡子需抬头仰望,山坡很陡,背阴处已经有了积雪。我们手脚并用地向山上爬,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山坡。没有路可走,每个人拣自认为好走的线路曲曲弯弯地向山头上攀越。风呼呼地刮着,越向上风势越大,终于站到堡墙下面,浑身汗水淋漓,被山风一吹,又感到冰凉刺骨。但堡子的震撼力使我们忘记了寒冷和疲劳,惊叹于此堡包砖的完整和当初建堡时的艰难。我问老张,这么大的堡砖是怎么运上来的?老张说,听老年人讲,用羊往上驮运。我又问,那这些条石羊就驮不动吧?老张说,那可能就是用牛驮上来的吧!但如何往牛身上绑条石呢?老张也回答不上了。
  我们围着堡子,从内到外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换个角度继续拍。我们看见刘志尧已下了山,再一次默默地向桦门堡行了一遍注目礼,也开始下山。等我们来到车前时,刘志尧已独自用千斤顶支起了车,从后备箱内取出备用轮胎安装上去。众人帮忙,一齐将瘪轮胎又放入后备箱内,沿原路向山下走去。

-----------------------------------------------------------------------

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2008-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