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新闻网

教育三棱镜——机二校贺丽老师

  适度模糊中教出古诗词的味道

  城区机车二校 贺丽

  诗是一种语词凝练、结构跳跃,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和表达思想感情的文学体裁,因此它的想象空间很广泛,这就要求我们在古诗词教学中要掌握适度的模糊。

  首先是语言界限的浑沌。在不少古诗词文本中,有许多语言材料意思无法确定,或外延不够明确,不能给出绝对精确的定义,表现出语义的交叠性、变异性和含混性。就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一诗中的“苍”字来说,学生很难把这一个表示颜色的字理解透彻,“苍”既是一种确定的颜色灰黑色,又是一种不确定的颜色,因为灰与黑的比例究竟如何,难以说清,也无需说清。从诗句来看,就因为这里有了一个概念模糊的“苍”字,才尽写了大雪之中,暮色乍降,那一带远山色彩,给人以无限的美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模糊乃是美之所在,诗之神韵所在。

  其次是语言文字的多义隐喻,主要是词汇的语境性。不同的词汇出现在不同的语境中时,词义就有着不同的意义。有些词语离开了特定的语境,结构关系和功能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造成歧义现象。如“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红杏出墙”一旦离开了上半句,意思就完全变了味。二是辞格的共通性。为了更好地抒发胸臆、传达情意,古诗词中常运用对偶、比喻、夸张、通感等修辞手法,造成语义朦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深千尺”是夸张的写法,极言潭水之深,若要仔细计算“千尺深”到底是深到什么程度,那岂不是把好端端的诗句变成了“数学问题”,还有什么味道可言呢?“不及汪伦送我情”,汪伦送李白的情谊究竟有多深?这恐怕连诗人自己也弄不清,学生又怎能弄得清呢?

  由此,古诗词教学应树立正确的理解观,无需字字句句都得“打破砂锅问到底”,要抛弃“教参至上”、“惟书惟纲”的思想。课堂讲解不应拘泥于文字的考证、词语的解释和诗意的分析,要充分发挥学生在古诗词学习中的联结功能,引导学生在“亦此亦彼”中感悟语言文字的美妙之处。

  聊聊你的教学心得 释放你的教学光芒

  投稿热线: 186-3622-8346 188-3521-9158

 

云峰

-----------------------------------------------------------------------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论坛热帖 更多>>

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2008-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