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新闻网

樱花灼灼:乐游原上春色好

樱花灼灼,乐游原上意境今非昔比

 

赏樱成为春季花事现象

 

日本学僧空海入唐求法于密教高僧惠果

 

樱花与复建唐代建筑相映成风景

 


  八重红枝垂带给人宁静淡雅之感



  不知不觉,
  赏花已成必须事


  春天是关于花事的季节,既是自然界花草的生机勃勃展示,也是公众赏花审美情趣的爆发。两厢呼应,近年来在国内不少地方出现人气爆棚的花事盛景,甚至引发了担忧和热议。例如一说到樱花,无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武汉大学校区;说到油菜花,不是云南的罗平就是江西的婺源;说到桃花,就是湖南桃源或者西藏林芝当花树成景时,这些地方往往人满为患,甚至出现与美景不和谐的因素。

  审美是一种能力,赏花即是这种能力的体现,理应形成人与景致的和谐。中国人赏花有着悠久的传统,古人形成了曲赏、酒赏、香赏、谭赏、琴赏、茗赏等形式。一代代诗人还给后人留下了无数欣赏花草的作品。“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杨巨源《城东早春》)“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韩愈《晚春》)“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朱熹《春日》)“桃杏酣酣蜂蝶狂,儿童相唤踏春阳。”(陆游《春日暄甚戏作》)“溪深树密无人处,唯有幽花渡水香。”(王安石《天童山溪上》)

  虽说今人的赏花不再有那么多形式,更多的是观光式匆匆而过,但是民族集体无意识中对花的感情一直是炽烈的。在桃始华、仓庚鸣的时节里,公众的心情也跟着活跃起来,出去赏一次樱花、梅花、梨花似乎是必须的......尤其是能找到一处游人并不多的去处更是令人陶醉。

  另辟蹊径,
  赏樱寻得好去处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首名为《乐游原》的五言绝句被视为《全唐诗》中的佳作,尤其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更被广泛传诵,为千古名句。李商隐所写的乐游原就在今天西安城南,为唐代长安城内地势最高地,也是唐代游览胜地。

  今天,登上乐游原虽然不见了盛唐的亭台楼阁,但是青龙寺遗址及复建的部分景观还是值得人们细细品味。尤其是春和景明暖风吹过,青龙寺的佛教密宗文化和遍植的樱花灼灼其华相融合,让这个密宗祖庭春色满园韵味别样,全然不同于国内的其他赏樱之地。

  独树一帜,
  青龙寺内樱花盛


  青龙寺始建于隋朝,初名灵感寺,唐睿宗景云二年(711)更名为青龙寺。青龙寺为中国佛教密宗祖庭之一,密教高僧惠果就是在这里弘传佛法、化度众生,并培养了一批中外专事密教研究的大德。

  公元804年,日本学僧空海入唐求法,他不但将汉传的密宗传入日本,创立了日本真言宗,而且在中日文化交流和日本文化的发展中取得了卓越成就,被誉为“日本的孔子”。至今,真言宗仍然是日本佛教中最有影响的宗派之一。而西安青龙寺亦成为日本佛教真言宗的祖庭。

  1996年,青龙寺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前的1986年,青龙寺从日本引进千余株樱花,植于寺院。春风卷古原,当我站在青龙寺内的空海纪念碑前时,绚烂的樱花与古建筑交相辉映,形成了无法言喻的景观。空海纪念碑所在的小山台阶两旁是八重红枝垂,这是樱花的一个变种,大枝横生小枝下垂,有垂柳和龙爪槐的感觉。整个花树给人带来的是宁静淡雅之感,难怪日本人视其为最美的樱花。

  青龙寺内的普贤象是日本最古老的园艺樱花代表,花型大,重瓣,初开时颜色淡红,随后变得有些发白。与普贤象有几分相似的樱花是“关山”,花型也较大,也是重瓣,但花为深红色,枝干强健有力,花儿鲜艳美丽,显得刚柔相济。寺内有开白色花儿的樱花,如“一叶”、“骏河合抱”。接近于白色的有“御衣黄”,花色淡黄,花繁茂密,丰姿绰约,美丽优雅。但最引发人们美好联想的是“杨贵妃”。这是在日本广为种植的一种樱花,花色淡红,重瓣开放,花瓣大,花簇球状,艳丽多采雍容华贵,确实能够和丰满醉人的杨玉环联系起来,甚而会联想到繁庶开放的盛唐气象。

  其实,在唐朝时樱花已普遍种植于私家庭院了,所以白居易才写出“亦知官舍非吾宅,且掘山樱满院栽,上佐近来多五考,少应四度见花开。”更以一种悠然的心态说“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今天穿行在青龙寺樱花间,会在云峰阁前看到这样一幅楹联,“樱花遥共海东妍,贝叶须于心底诵”,在青龙寺不仅要以良好的心态去观赏樱花,更要在花里闻法、修行、悟道,在一花一叶中感知世界、人生……

-----------------------------------------------------------------------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论坛热帖 更多>>

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2008-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