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新闻网

唐贵:勤勤恳恳的“老云冈”

  云冈石窟研究院工程建设科科长唐贵,是该院在职者中资历最深的“老云冈”。他先后参与了“三年保护”、“5A级景区申报”等多项重点工程,见证了云冈石窟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还参与了大足石刻、麦积山石窟等国内著名景区的维修保护工程。中外游客能在这些景区看到现在这样的景观,而不是更为残破的遗迹,其中就有他的一份功劳。

  1974年,为落实周总理的指示精神,山西省成立了云冈石窟维修保护领导小组,云冈石窟文物保管所也开始招工。家住云冈附近的唐贵报了名。他和几个年轻人被分到化学保护小组,参与“三年保护”工程。当时他17岁,风华正茂。

  那时的云冈石窟很荒凉,门票2分钱一张,也没几个游客,只是市委的大巴车偶尔会拉着外国游客来参观。所里虽有食堂,但人们多自己带饭,吃之前在食堂热一下,每天上班前还得参加半小时的政治学习。

  “三年保护”主要针对五华洞和昙曜五窟进行危岩加固,当时的保护原则是“保持现状,不改变原貌”。唐贵他们用还氧树脂和引进煤矿加固顶板技术的铆杆牵引,对已经坍塌和有崩塌危险的岩体进行复位加固。唐贵清楚地记得,最大一块崩塌的岩体足有半间屋子大,是用吊车吊上去的。解决了稳定性以后,再进行做旧。唐贵说:“如果当时不加固,那些危岩肯定塌了。”

  “三年保护”危岩加固项目最终通过了国家文物局的验收,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那时有个著名的提法叫“又红又专”。年轻的唐贵也是政治上要求进步,业务上刻苦钻研。他在干中学、学中干、很快成长为石窟保护方面的技术骨干。

  1982年,四川大足石刻凿有“地狱变相”浮雕的岩体大块坍塌,对方修复力量不足。国家文物局和四川省文物局派人前去支援,唐贵也被抽去参与修复。他们先在塌落处打洞,然后用千斤顶把坍塌岩体一点一点往回顶,复位后用铆杆钉死,再回填空洞,历时半年,恢复了石刻原状。任务完成后,唐贵撰写了大足石刻保护修复的总结,寄给北京的专家,专家帮他进行了修改,并对他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做法予以充分肯定。

  1983年,唐贵参加悬空寺松散岩体加固工程,在浑源干了一夏天。工程未完,又被调往甘肃麦积山参与石窟保护修复工作。那里更荒凉,石窟还没有开放,连食堂也没有,当地文保部门临时雇了个老汉给他们做饭。晚上住在附近镇上的一个平房小旅馆里。那次保护工程竣工后,受到了文化部的表彰。此外,他还参与了山东青城和河北响堂山等石窟的保护修复工程和维护方案制定工作。

  1986年,所里成立保卫科,唐贵成为第一任科长,同时兼管水电暖。2006年,云冈石窟申报5A级景区,负责后勤工作的唐贵足足忙了半年多,该拆迁的拆迁,该建设的建设。原有的停车场只有500平方米左右,他们把篮球场改造成生态停车场,按标准配齐了栏杆、绿地、厕所、洞窟说明,垃圾桶、指示牌,以及邮政、储蓄所等。以前游客到了20窟露天大佛就止步了。那次改造中,他们在露天大佛旁修了台阶,开放了西部洞窟。

  2009年,云冈大景区周边环境改造指挥部成立。作为云冈石窟研究院的代表,唐贵在指挥部负责整体协调工作,吃住在云冈。
 

▲工作中的唐贵


  云冈大景区建设完工后,云冈石窟研究院开创性地利用施工产生的废弃水泥块、石料、木料等,建成了文化墙、五星级厕所、安保执勤室、观光步道、休闲椅、枯禅景观等旅游配套设施,既解决了施工废料对环境的污染,又使建筑形制与云冈石窟环境相协调。这些工作都是唐贵负责具体施工的,变废为宝的“拾遗补缺”经历,让他对建筑施工废料情有独钟,每次看到丢弃在路边的废料,都觉得很可惜。他真心希望云冈这一化腐朽为神奇的做法能够推广复制。

  如今,虽已临近退休,唐贵仍然克勤在朝夕。评审、招投标、申请资金、工程建设、鲁班窑石窟跨河索道设计每天的工作排得满满当当。工作之余,唐贵喜欢练习硬笔书法和读书,在他的办公室,竟有市面上消失多年的《小说选刊》。唐贵的儿子学的也是文物保护专业,现在太原天龙山石窟工作。唐贵说,他并未干涉过儿子的选择,但客观上他们都是力争把祖先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保护好、传承好。

-----------------------------------------------------------------------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论坛热帖 更多>>

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2008-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